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中秋节,《郑州青年诗人诗选》新书发布会成功举办

783659032082969794.jpg

2016年9月14日晚上8点,从郑州四面八方赶来的青年诗人欢聚一起,众诗人杯酒交错,分享各自的人生感悟。


本次活动-中秋节,忆母思乡,什么时候才能在郑州有个家?暨《郑州青年诗人诗选》新书发布会由元诗歌基金主办,《元素》协办。这是继2015年元诗歌举办的“母亲节-喝酒吃肉,儿子在外过的很好”活动之后的又一力作。


牛冲、宗隆隆、弯文奎、小果、汪小红、六爷、田向永、胡立伟八位青年诗人吟诗酬唱,诉说郑州这座城市所带给尘世的苦难命运,更因此引发关于“盛世之下,生命困厄”的广泛争论。


诗人们各自吟诵诗歌,表达对母亲、对生活、对社会的尖锐看法。其中胡立伟的关于迎中秋的诗更是尖刻而又形象,游子之心,之情,命运的困顿跃然纸上,力透纸背。

829578779213251549.jpg

中秋/胡立伟


            
就像很多月饼里,已经没有了冰糖和花生
中秋月圆,也成为了一种僵硬枯燥的仪式
月亮不再神圣,嫦娥和桂树都不能
再让我们感觉到新鲜。所有人
都在匆忙走一个过场,把月亮塞进
冰冷的铁盒里,邮寄给亲人和朋友
然后,如一只孤独的小兽,继续奔波忙碌
我们低头的时间,远远要比月亮落下的时间
更加漫长,可我们很难抬头。团圆
早已经是被生活挤碎的两颗核桃,四分五裂
但我们也盼着,盼着在某年的三秋之半
月亮和月饼,都完美无瑕。那一晚
饭菜芬芳,亲朋都在,我们笑着,比月光更加美好

                                                                  ——H.L.W.


九月/弯文奎


从天而降的节日划破了历史的衣衫
有人懂有人不懂。理解
本来就是一个虚幻的词,一如爱情
渗出的液体是血还是泪已不重要
创造历史的人倒下又站起来,大吼一声
就把自己变成了一粒种子
种子有的是粮食,有的不是,但这不是种子的错
从北国开始的凋零从不迟到
南国始终无动于衷。我说,好吧
诗歌中的砂砾磨成吊坠
戴上它,可以彰显我们的不俗

这个月末,我将把自己托付给一张车票
在颠簸中再次走近梦中的庄稼
玉米高粱棉花……都是我的兄弟
他们替我尽孝,和年迈的父母相依为命
枣树下的粮仓一分为二,右边是小麦
左边是玉米。院子里悠闲的老母鸡
从不吃带激素的饲料,母亲不计成本
把一粒粒种子变成孙子的早餐
而父亲放下笨拙的茶杯,检阅完一墙老照片
一个小小的瞌睡就将蝉声推出狠远

谷子熟了/田向永
 
谷子熟了
我能想象到的
花生、大豆、玉米、高粱,在庭院里
那一轮月的光辉之下
母亲的皱纹绷成了一条弦
演奏着丰收的乐调
 
我已记不得多少年没了这样的过往
以及朦胧中看到的母亲的脸庞
只剩圆月在那一天静静地欣赏
载着母亲的微笑
向我挥一挥手
恰似温柔的拥抱
 
夜笼罩着秋的迷茫
带着些许思念
化作微风中的碧漾
吹打着我脸庞
这是母亲的抚摸呵,温暖心房
破碎了的梦幻
掀起无限凄凉
 
又是一年的中秋啊
漂泊的人还在流浪
不,他们是为了开创
一个崭新的时代
他们是真正的勇士
夜深了,酒杯交错
天亮就还乡
2016.9.14(作于阴历八月十四晚 中秋前夜)


郑州房考/牛冲


房子

凌晨一点,这里已拥挤不堪
这是弱肉强食的社会
热爱的土地陷入迷失
目光下垂,上扬,下垂,上扬
拖家带口,啜饮这拥挤的空气
他们焦灼,困惑被一次次
失望埋没,这黄土里的
皲裂的手、干枯的下巴以及
一生的辛勤都在儿子的身边端坐着
越来越急迫,脸色凝重,
裤管开始摇摆,他抱着的头
突然昂起,冲了出去
一生的希望迅速在人群中
打开一个通往未来的通道。

面对

我和女朋友挤了进去,
很多臀部向我挤来
我得面对这汹涌的大军
他们来自四面八方,赵钱孙李,
商丘、驻马店、周口、平顶山……
争夺郑州的战争愈演愈烈
这让我想起得中原者得天下
得郑州者得中原的说法
很快,所有的情况开始表明
这样的说法既深刻又现实

他就这样回去了

他在我身边的两尺
因为近我能闻到常年的汗味
也许他是一个快递员
一个送货员、一个司机
一个每天往返折叠于郑州的细胞
包垂落在他的腰间
他默默的低着头,捂着脸
选房快结束了
是什么击中了他
他的裤子开始湿润
像因为热而出的汗 

再等等

再等等
再等等,再等等
再等等,再等等,再等等

母亲的期望/汪小红
 
一条路向黄土地的深处延伸
如羊肠,坎坎坷坷弯弯曲曲
母亲抱着太阳,春耕秋收
在大地上播种
母亲的理想很朴素
期望儿子上几年学
翻过横在心底的太皇山
翻过山就能看见黄黄的河
从筹集彩礼,卖猪卖牛卖马的日子里逃离
让一条欠疏通的水道苏醒

故乡/宗隆隆

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每个人都虔诚地望着月亮,
望着月光一同照亮的远方,
八千里山川大岳,百河千江,
从梦中到如今,
思念随着海岸线延长。
槐树和压水井,
压弯枝头的柿子和月亮,
呜咽掉了的蝉鸣和奶奶的哼唱,
许多年没有吃到的焦馍香。
我在梦中许多次的到达,
却许多年未能亲近,
我在记忆里一言不发的狂奔,
孤独成一颗月亮。
我忘了时隔多年的人和事,
没能忘记,
那个地方,叫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