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个性与时代——首届元诗歌奖获奖诗人作品谈

 u=2195079657,496417308&fm=21&gp=0.jpg

 只要诗歌在,青年诗人就会一拨接着一拨登上时代的舞台,以内心的强大打败时代的症结。经典可以流传万世,也可以被某些著名人物牵着鼻子走。诗人会老,大多数印着某一特定时代印记的文字载体也会褪去往日的光芒,被新的审美文化和前进思想所替代。这是我想说的在诗歌的传承和发展过程中不可抹去的事实。


   时间来到了2014年,中国诗歌和中国诗人的生存现状和发展态势是何景象?除了诗歌写作者和评论者,我想没有第三者会关注这些。不过作为一名比90后多吃几年面条的老大哥,我想告诉获奖的六位90后诗人中的佼佼者,诗歌在这个世界上和你们一样年轻,诗人会死,诗歌不死。因为诗无止境无定论无标准无节操无信义无人类所拥有的一切。你爱它,它就是王,就是皇冠,就是公主,也可以是一件扔进垃圾堆的破衣服。你不爱它,它是主,是孤芳自赏卓尔不群的图腾,但绝不是平民。

   倚老卖老的人总被人所唾弃,而说真话的人往往是海浪过后的最后一片沙滩。那么我想说真话的诗人能写出好诗吗?说真话的评论家能成为评论家吗?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来读诗吧,读读首届元诗歌奖六位90后诗人的作品,不信你读不出泪,读不出心酸和感伤:

原谅我吧,就像原谅
屋后你亲手栽下的那棵合欢树
在一年冬天突然死去了一样

   这是智啊威《回信》中的三行,在90后诗人写爱情的诗中,这般打动我给我震撼的诗不多。看似简单的三行句子,隐含了多少血泪和哀痛,唯有诗人自知。诗人以树指情,由词达意,给我们勾勒出了一幅远处隐约可见的爱情,或者给你回忆,或者给你憧憬,总之前前后后都是泪,流不尽的泪。就像诗歌总有最后一行来结尾,而爱一个人也许有时用尽今生今世却远远不够。

   程川的诗我已经从他高中读到了他大学,程川的人我一见在他家乡汉中二见在西安三见不知在何方,给程川诗歌写字我从拍手称快、心甘情愿、百读不厌、废寝忘食也写到了今日不谋而合。一个90后诗人,短短几年的飞跃和小有成就没有给他带来猖狂和自满,更没有给他带来高傲和忘形。这本身比一首首好诗更珍贵,这叫诗品,一个日后可成为大诗人的可贵品质。

内心已被掏空,疼痛也不再结实

生活为此不会增一分、少一分

我们更像是一颗被虫蛀掉的苹果

舍不得抛弃结痂的甜。就这样

躺在玉米地,借锄头把自己播种

   这是程川《深秋的玉米地》中的片段。在诗人的笔下,玉米地已经不只是庄稼,不只是童年的乡村,而更像一块大红苹果上的黑疤,更像一道岁月逝去不复存在的光阴。

闫志晖是其中唯一一位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90后诗人,疏远诗坛两年的我对一些优秀诗人的关注并未减少。很可喜,在志晖诗歌中我看到了成熟。很可能,志晖会为河南90后诗人撑起一面大旗。

此刻,你静止,一只麻雀降临

像要带给你某种启示

它衔来最后几道夕光

然后匆匆飞走

  如果这是一道高考的作文题,让你以此四行诗句给此诗定一个只限两个字的题目,我不知道全国会不会有半数以上的人写出《黄昏》这两个字。记得10年前,我在榕树下混的时候,写小说的都是校园,写散文的都是历史,写诗歌的都是黄昏。而如今,黄昏已经被过了而立之年的诗人遗忘,难得志晖的眼中还尚有一丝余晖共长天一色,分三分羹汤,与大地同饮同醉同睡同数星星的情怀。
    酒吧光管摇晃

为虚荣献身的飞蛾醉死在沙发

一听见那些嘶吼我就胸闷

我也是飞蛾

只是更像

庙里闻香的飞蛾

   罗玉珍以一个90后女诗人特有的视角给我们写诗,给自己写诗,给这个繁华过后就是无限苍凉的时代写诗。读这首她的《飞蛾》,我深深感悟到了她语言的极致和触觉的敏锐。玉珍抓住了这个世界被大众主义遮蔽了的一面,挖掘出了更深的内在的涵洞,值得称赞。

花朵借助哭泣,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我在奔跑中捕捉自己的影子

两朵云彩相遇,其中的一朵是否会变得更白

   我在这里都只是挑出了自己认为最好的几行句子给大家读,断章取义有时候会给生疏的读者带来一些误导,但我想如果你把它看作一首完整的诗,也会从中发现更多的精彩。何婧婷以一个大平原女子的广阔情怀给我们展现着自己的精神高度,这首《分水岭》可见一斑。

毒蜘蛛和苍蝇抱成一团
相亲相爱
当最后的一缕霞光把白杨树的身影拉长
荒芜、是写在日落之前的
最后一封情书

   我想没有什么语言和内容更能表现的这般彻底纯粹了。《废墟》。这是一个90后诗人眼中的废墟,心中的荒凉,相中的诗意。他叫朱来磊,从这几行我就可以看出他潜在的未曾爆发出的积蓄。相信照此路走下去,在这条狭窄又宽阔的诗歌道路上,如果保持收放自如的灵性,寻找一些与天涯和空气无关的宿命,他一定会写出更多这样回味无穷的睿智之诗。

   国内诗歌奖大大小小数不胜数,而专为90后诗人设立的诗歌奖,我想元诗歌奖是第一个。获奖的诗人未必是当下90后诗人中最好的,但我看到了他们的潜力和飞跃的希望。他们美中不足的是表现的形式尚有所欠缺,文本范畴的辐射面不够广阔,内心挖掘的程度未到根底等等,但他们还年轻,只要不走弯路,坚持下去肯定会有所造诣的。当然我说的是最好在成为房奴车奴之前给自己定位一个宫格,以备日后用青春换取思想独立性的不时之需可以随时派上用场。

   一首好诗能触动这个麻木不仁的时代的草木的一根神经就足够了,一篇解读性的文字能以虔诚的心态为心中的好诗做到一次再传播也就够了。获奖可喜,写不出好诗可怕,互相吹捧可憎。最后我想说,这个夏天我热够了,可我凉爽的欲望不够,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如同你对自己诗歌存留的度,把握好了,你就可以离诗更近一点,离诗人更近一步。


陈朴:85后。现供职于宝鸡某小学。2004年毕业于杨凌职业技术学院。曾服役两年。有作品发于《绿风》诗刊、《中国诗歌》等。入选《2013陕西文学年选·诗歌卷》。陕西省作家协会协会会员,宝鸡市职工作协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