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张玉林:工作爱好两不误,公务员也能爱诗歌

untitled.png

记者你是从小就对文学感兴趣么,你是如何走上文学之路的?促使你对文学感兴趣的原因是什么?

张玉林:印象中,小学四年级后期就喜欢写一些古诗词,觉得优美的意境和句式能够让我愿意表达,尤其五言七言近体诗。就这样,把一种喜欢,走上了愿意时不时写点东西的习惯。这或许就是我走上文学道路的初衷,用我自己的缘由总结,就是一个字爱。因为爱,所以喜欢把自己心中最好的感觉,于生活,于某个人而留存文字,或敲击键盘,亦或草稿于手机短信、一页废纸。

 

记者:你最先接触的诗歌是谁的?你最喜欢谁的诗歌?

张玉林:最先接触的诗歌还是新月派诗人的作品,如徐志摩,闻一多等人。他们不管是抒情诗歌,还是讽刺诗歌,都是很经典的时代符号。而我最喜欢的还是顾城的诗歌,尤其那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一代人》。

 

记者:社会的市场化,商业化不可避免的与文学接触了,你觉得这样对于文学的发展是利大还是弊大?

张玉林:市场化的到来,无可避免的影响了文学发展。至于说这种接触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在于每一个文学者对新事物,尤其对社会市场化的认识以及对自身和国家层面下的文学价值考验。社会是必然向前发展的,作为文化的一部分,文学能不能和市场化实现共赢,取得理论创新与继承,都在于我们既要在务实中求发展,理想中求生活于文学。

 

记者:你是很喜欢诗歌的,想知道你为什么最喜欢诗歌这种文学形式,或者说你认为诗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张玉林:诗歌,在我看来,是文学作品中最有魅力的形式,这在于我对它的基本定义:把最好的情感凝练提义的表达留存。诗歌是文学作品,也是个人作品,但更是社会作品。因此,如何写出一首好的诗歌,在于诗人对自然社会思维独一无二的体验和经历。我也中肯美国女诗人的观点,诗人是天生的,尤其好诗人,后天的理论和继承都是一种次元化的学习。好的诗人,好的诗歌,还是在于对生活三观的生命修为和悟能。

 

记者:在过去几年来,你在诗歌方面做了那些努力,现在诗歌被边缘化,您对这种现象如何看?

张玉林:自从20108月加入中国诗人论坛以来,一边研究中外文化巨著,一边集中思路尝试各种写作,尤其现代诗歌创作,至今已在多种期刊书籍收录了以诗歌为主的原创作品,并投身于各种文学组织交流。先后加入中国青年文艺学会等组织,聘任为中国青年网络文学联合会纪检监察部长,《草叶诗人》顾问等。对于诗歌边缘化问题,我认为这是一国教育体制和文化媒介多元化发展的多重影响。尤其在中国,现代诗歌排除在国民教育考试作文之外,新诗无统一组织引导、指导,各类诗歌组织及民间诗刊缺乏政府政策引导,各自占据一角,各年龄段诗歌创作者又缺少平台形成良好的学术及实践学习互动交流。以上诸多困境,可能是导致诗歌被边缘化的主要原因。但是,我认为,任何存在都有发展的不同阶段,诗歌边缘化问题是一时的,诗歌作为中国文明的闪耀艺术形式,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回归它主人公地位。

 

记者:您这么支持元诗歌基金,您认为元诗歌基金在哪些理念上比较好?

张玉林:元诗歌基金作为新生文学组织,是对现代诗歌热爱关注的集中体现,尤其其创立者是位90后诗人,这就更加说明了中国新一代文学者对于中国文化传承的精神和担当,值得我们学习和支持。元诗歌基金通过以元为货币现值挖掘和推荐青年诗歌爱好者,无疑是青年诗歌爱好者最大的福音,有他们的文学组织展示他们的诗歌风采,个人魅力,也是对中国诗歌文化发展的极大支持。因此,我希望社会各界给予关注和支持,尤其实际基金的支持。

 

记者:我们知道,你现在是国家机关单位的一员,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儿的工作比较繁琐,同时又很容易怠惰,你如何平衡爱好和工作呢?

张玉林:关于这个问题,说实在的,我认为工作是为基本保障,比如吃饭。而事业就是以热爱兴趣为基础的人生价值造就,二者不矛盾,只是现实中需要磨合统一,需要时间和耐心。正如我老提到的那句话,我们要现实的理想活着。爱好,是人个体的外延提升,没有爱好的人,是缺了一些社会的文明;没有爱好的人生,是缺了一些色彩的故事。

 

记者:诗歌是文学之冠,在你看来,诗歌于你意味着什么?

张玉林:诗歌是我对自己人生体验的生活讴歌,是我对生命理想的美好信仰,更是我永不止步爱的永恒。

 

张玉林:貂蝉故里人,笔名:岸玉,曾用笔名:迎芳玉主人,迎芳阁阁主,肆意尘等。80后诗人、作家,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已发表诗歌,散文,古诗,随笔等原创作品三百余篇。现为中国青年网络文学联合会纪检监察部长,《新青年文学》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