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宗隆隆:游走于新闻与文学之间的青年作家

QQ图片20150313184822.jpg 

 

宗隆隆,笔名宗隆、名词做状语,1991年生。河南太康人,毕业于黄河科技学院日本语专业。青年作家,网络作家。河南省青作协成员,榕树下签约作家,舒普中文网终身签约作家,《河南青年报》大周刊撰稿,《河南青年报》记者。在校期间担任班长,校卫队队长等职务,获得郑州市、学校优秀学生干部、奖学金等荣誉。高中时,曾在《周口晚报》、《零点》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了《不知何处去》、《那时还很小》、《稀饭女孩》等十几篇诗歌散文小说。大一时,完成了我第一部长篇小说《懵懂之放荡一下过往》。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完成了长篇小说《墓行纪》,并创作了《懵懂之放荡一下过往》的姊妹篇《夜明媚》(创作中)。并先后成为“榕树下”,“起点”、“17K”等文学网站的签约作家,并于2012年与“舒普中文网”签约成为终身签约作家。

 

记者:你工作也很长时间了,在你看来工作与文学之间是怎么样的联系?


宗隆隆:在原则上工作和文学并不冲突。我个人认为对对文学的爱好并不能当做一种职业选择,反而,文学是职业生涯的补充,而职业生涯也可以对文学创业提供赖以生存的养分和素材。这些联系不仅仅体现在文字类工作上,任何工作都一样。在采访时,结识了检察系统文联的一些前辈,他们根据自己的工作经验写出了好多反应腐败廉政题材的长篇巨著,不乏获得五个一工程奖的优秀作品,这些都是他们在工作中的所见所闻和感悟,以文学的形式表述出来,既丰富了文学百花齐放的面貌,又为以后的工作提供文字依据和凭鉴。

 

记者:你是个记者,采编文章毕竟和文学创作是不同的,这之间有什么不同?


宗隆隆:比起作为一名记者,我更想老老实实做一个作者。讲起文学写作来,我相信我会比新闻写作要说得多。新闻写作因其特殊性而束缚了人的写作本能,也大大降低了新闻写作的艺术性。写作本应该是人类感情最精致的流露,但在新闻里这些统统得不到体现。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因为新闻写作的可以追求真实,而增加了新闻写作的难度。对素材肥瘦的选择、对字句的斟酌、对结构布局的掌控把握都要很小心翼翼、精益求精。也可以这么说,文学写作和新闻写作是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区别,是一般和特殊的关系,两者需要的写作素质是充分而不必要条件的关系。


记者:你的作品更多是青春时期的感悟,有没有想过结合自己的记者角色参与其他更多的比如纪实等文学创作?


宗隆隆:我一直认为写作这种东西不能形而上。我很赞同大俗即大雅的说法,以及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结论。就是,只要是老百姓新闻乐见的文艺作品就是好的文艺作品。余秀华诗歌一夜成名,有批评家说她的作品流俗,大众化,因而不算好作品,我却不以为然。我想,大家不喜欢看的所谓的好作品不写也罢,因为本身没有价值。就如我的作品,多是青春感悟,因为我的经历,只局限于这些,我无法生搬硬套出更多的东西来。如今工作之后,写过很多纪实类文字和评论,算是一种突破。文艺高于生活,但首先要源于生活。现在一直在构思一部小说,就是以记者的视角去探知生活中的一些寻常和不寻常,以及隐藏在这些表象背后的东西,叫《记录者手记》,我相信,这是成长的一步。

 

记者:你在河南青年报当记者,对青年群体关注比较多,你认为现在的青年更关注什么或者说存在什么问题?

 

宗隆隆:青年群体的通病浮躁,心气高。现根据工作经历,想对当代青年说三句话。第一,多读书。社会讯息转瞬既变,这一秒你是万能,下一秒你可能就是无能,多掌握知识总是好的。第二,给子弹足够的时间飞。最近好多网络事件出现反转剧情,有的是炒作有的是造谣,不明真相群众恶意围观做了煽风点火助纣为虐的刽子手,所以奉劝大家别太愤青,看清真相再议论也不迟。第三,上网别沉网。网络可以说是青年群体关注最多的,古人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同样对网络适用,网络本身就是工具,千万别当了网络的工具。


记者:平时你也比较爱写诗,也参与了我们诗集小册子计划,你认为诗歌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宗隆隆:虽然我发表过的第一个作品就是诗歌,但是我对时候却一直修炼不够,十分惭愧,然而我对诗歌却十分热爱。诗歌于我就如美酒,没事总想尝两口,然而苦于酒量不好,不能贪杯。然而,也会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时候,也会有跟心仪对象碰杯浪话的时候。


记者:你对元诗歌公益组织有什么意见,都有哪些看法呢?


宗隆隆:我是干新闻这行的,从职业的角度来说,元诗歌负责宣传的就是饭桶。俗话说,光说不干空把式,光干不说傻把式。元诗歌做得很不错了却鲜有出色的宣传,这是工作的极大失误。希望元诗歌抓好大学生这块鲜肉,利用甚至是制造机会把自己推广出去,广泛收获批评,定能获得更大的认可。

 

                                     高校文学创作浅谈

大学生是最具活力的一个群体,所以大学生的习作应该是最青春最热情最新鲜的东西。我很不赞成用那种非常刻板的条条框框去束缚写作,就像新闻写作因其特殊性而束缚了人的写作本能,也大大降低了新闻写作的艺术性。写作本应该是人类感情最精致的流露,但是这些在新闻里统统得不到体现。这也是为什么做了记者之后,我基本没有文学作品的产能的原因。

年轻人写东西,用一个词来说,要茂盛。所谓的茂盛就是无论什么素材,你都要有把他写得枝繁叶茂的能力。而且,你要有枝繁叶茂的素材供你选择。当然,做职业作家在中国只有一个路子,就是出卖灵魂。把文学当爱好,可以说文学爱好者们一个最好的归宿。这样一来,你的余光所涉猎的东西,都可以成为你鼻尖勾画的小鲜肉。

一,随身带个本子挺好的。我也是看到一些作者的回忆似文章才有的启迪。灵感这东西好比快感,来得快走得快。一不留心,一个灵感的消逝,就有可能让你跟诺贝尔文学奖擦肩而过。我也有这个习惯,不过我不是带本子,而是在手机里下载了一个记事本的软件,在公车上,在会议室,甚至走在路上,所闻所见有所感想就掏出手机记录下来。一年,我能记录五六百条,每条或者十几个字,或者微博体大小,或者赶上一篇八百字标准稿。在写作的时候,才思枯竭,翻来看看,大多情况下都能让文章绝处逢生。

二,处处留心皆文章。我有篇作品,发表在大周刊,叫《心跳》,写得很乱,写文章的缘由是看到了一则房屋招租启示,然后就想到人的心是否也可以出租,心房心室,四室一厅,心跳加速,联想到心跳过快,如果把后半生的心跳都跳完了会有什么状况?然后就有了这篇文章。

我是个小例子。但凡大家,都有处处留心,小事做成大文章的。我最喜欢的作家鲁迅先生,他的尖刀般的杂文也是如此。旧女人的裹脚布,江边随波逐流的船妓,在他手里都成了大文章。鲁迅先生的文章可谓是天马行空。这跟对生活的细致观察师分不开的。

三,多写多写。提到多,我就想到了网络文学。我也是在网络文学上起家的,所以不好过多的褒贬。但每每想到有些网络写手动辄日更三万、五万字,就觉得他们为了这一个字一厘钱的廉价稿费也是蛮拼的。每天他们废寝忘食的坐在电脑跟前,无视电脑的辐射对皮肤的侵蚀,夜以继日的为蜷缩在宿舍阴冷暗黑的被窝里拿着手机yy的高冷青年奉献着文学垃圾,这种精神也是挺高尚的。

我所谓的多写,不是追求字数的多。也是追求的字数多。如果你能做到无一字无出处,字字黄金,那你每天写十个就是多的,如果你像写网络小说那样动辄几百万字,那你日更一万都是多余的。废纸和废话可能都能卖钱,但废纸和废话都进不了博物馆。

四,不阅读你别想写好。有时候想写东西,稿纸都铺好了,可是就是写不出来东西的感觉,很让人心塞。阅读是个好习惯,那些心灵鸡汤大家也看得够多了。江郎也有才尽那一天,不阅读的后果,只能自己去吃。

阅读也要分方法。像那些心灵鸡汤,励志书籍,看看封面就够了。一般类的畅销书,只需要了解大概,经典名著可以深入剖析,写作技巧、情节设定等等都需要你下功夫去学的。在阅读的时候,有想法了就及时记录下来,或者养成写读后感的习惯。这个方法不仅仅可以应用与阅读、看电影、听歌的时候都适用。甚至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都可以借景生情,触类旁通,旁征博引,做一个洋洋洒洒的大观。我就有个毛病,喜欢纪念和祭奠,一件事或者一个人经过了,必须要产些文字做个念想,说是对这个人的观后感也罢,说是给这段过去的墓志铭也罢,起码,这个人这个事的出现不是一点价值都没有,好歹让你练了练笔。

有人会说,做个啥事都要写篇文章,会不会太累。那么,对于不喜欢写文章的人来说,求他赐个字,跟赶驴上磨一样,对于喜欢文学的人来说,他想写,你拉都拉不住。

文学是个轻松的事。不要把写作当成一种负担,不想写,写不出就不要写。想写的时候,就畅快淋漓。作为当代大学生,要积极把自己最好的年华给书写出来,不让今后的自己留遗憾。即使是一条微博一个说说,记事本里一个留言,将来白发苍苍围坐在火炉旁翻看时,都会给过去一个微笑,青春容不得辜负,希望大家,奋勇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