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吴相渝:生活的勇者,诗歌的朝圣者

 E~@6_HG57(SJQP~ZR([02EH.png

    记者:对于你,诗歌是什么?为什么你对之怀有如此赤诚之心,从你的空间和说说可见一斑?

     吴相渝:现在我最不想谈的就是诗歌,诗歌本身不需要刻意的命名与解读。如果非要问我诗歌是什么,那么我可以坦诚的说诗歌是我内心的救读、生活的本质。一种血液的滚烫、骨头的硬朗!诗歌融入我的骨血,黑暗中跳跃的光亮……它是我的信仰!我之所以现在不想与人谈诗歌,因为爱的太深沉……我的生命就在诗歌里奋不顾身的燃烧!灵魂就是一首最好的诗,那就是吻火!真正的诗歌应该是有生命的,不然你词语运用得再好,那也是堆砌积木的玩术。诗歌不容亵渎!因为我在用自己的生命与灵魂去写作,并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与底色…什么是诗人?诗人就是用自己的生命点燃烛火,擦亮星空的那个人!

 

       记者:这次元诗歌所策划的“2014诗集选了你和你女友晴天的诗,你是如何看待诗歌与爱情的关系?你感觉这样高调好吗?

吴相渝:还记得我给女友晴天写的第一首情诗中就表明心迹:“我们用诗歌吻火取暖,逆光飞行!”关于诗歌与爱情我可以这样回答:我想成为现实中的强者,保护自己爱的人;我想做一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守护自己的内心。两者的关系不仅不矛盾,反而来的时候是更加融洽协调……

     可能自己性格率真、言辞过于激越,被外界人认为过于张扬了!相渝通过这几年的世俗磨练,深深的明白:年少气盛,锋芒毕露,是易折的!但我感觉人生进入奋不顾身时,没有高调与低调这么一说,它这就是一种状态,在投入,在飞行,在燃烧……我的人生就是如此,包括诗歌与爱情!也许在世俗人眼中这是一种高调,但我认为这是一种旁无所待、极致的投入与追求!

 

    记者你去年所策划的一系列公益诗歌活动推介诗人的一些作品,你认为其意义何在?有过灰心吗?

      吴相渝因为热爱,所以执着。在网上相继策划了“诗人星宿”专访、“缪斯的星空—相渝选诗”“中国新生代诗人”等推介活动,也许有人不屑一顾,认为我在喧哗取宠,但相渝凭着良知说:这完全出于对诗歌的热爱,对诗人的敬畏!和诗人交流学习,编选诗歌优秀文本,对自己也是一种认知的提升……我有自知之明,自己的诗歌太感性,缺乏深度。但我敢说自己是有一颗诗心的人!对于诗歌,我从未抱着玩的态度……我也明白诗歌只是精神上的,不要太痴心。过好自己的生活最重要!路是最终是自己一个人走出来的……

      这一路走来遭受了多少争议,此时此刻,我已无语,不想过多的争辩与解释。我只想说:诗歌让我们心怀美好,这些年我读书写诗,也力求自己做一个纯粹干净的人。我做这个栏目是纯粹以诗歌的名义,绝无功利!是一代人诗歌的理想。如果非要说策划诗歌推介活动有什么不纯的目的,那就是我想圆我的文字梦。想照亮别人,温暖自己……让更多的人走近诗人与诗歌,这就是我做的价值与存在的意义!

      在诗歌这个圈子里呆得久了,估计会亲眼看见借各种机缘炒作的人,但是我的立场是纯正的,我知道诗人是低调的,诗歌是安静的。你可以做事,但是要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没有人喝彩的寂寞。如果你耐住了,你的人生将不可估量!安静地做事,静静的成长,当你长出参天大树,所有的人都会看的见……安分的做好自己,不被俗世所惊扰,犹如平静的湖水波澜不惊。做人做事达到万有定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就是我,人间不一样的烟火…

 

         记者:据说你去年找工作十分辛苦,而且很多时候你在社会基层工作,能分享一些故事吗?

吴相渝:在尘世我不敢轻易说出自己是写诗的……我不愿隔离尘世,做别人眼中高处不胜寒的男神!我不优秀,我本平凡。我愿做个有温度的男人!在生活中我只愿安分守己,守朴藏拙。我只想拥有份平凡的工作,不以文艺不以优秀为措辞…好好生活,好好去爱… 

记忆最深的是十八岁那年开始远行,迷失在城市的街头,青春无处安放……之后在一家洗浴中心做服务生。每天工作12小时,身心疲惫,还要受老板和员工的蔑视与欺辱。上班时老员工欺负新员工,逼着你干最脏最累的活,还会用手指着你的额头骂你傻逼!下班到宿舍里也不能睡安稳,半夜会有人把你的被子抽走,醒来时发现手脚冰凉,打着寒颤。凉的更是心与脊梁……更让你防不胜防的是趁在你不在时,翻你的行囊,偷你的贴身备用钱,每每想到这些,总会让人感觉欲哭无泪、寸步难行……这时一个像极了傻根的男孩子,总会默默的帮我度过黑暗的时光。在那个绝望的冬天,我依偎友情的温暖,总算挺过来了!至今我仍记得他朴实的笑,像午后的阳光……还有一个叫振花的女孩子,是在酒店认识的。那时我在人生的低谷,总觉得碌碌无为、前途渺茫……而她会走近我的内心,给予安慰。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如黑暗中的舞者,那么美、那么令人难以释怀!这些在底层的伙伴,虽卑微却无限温暖,如萤火虫在草丛中闪烁……

在社会底层工作这么些年,曾经为了梦想而走进报社去送报纸。那时单纯的没心没肺,只是傻傻的执着,崇拜任何一个文字工作者。每天很早就出去送报,还要到车站广场叫卖,风雨无阻,遭受了无尽的冷眼与嘲弄。但自己仍一味的坚持着,安慰着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时虽在社会最底层,但还是会有许多朋友掏心掏肺的帮我,多么酸涩而幸福的回忆,伴随着风雨,笑着哭……

后来,我去了一家杂志社,由于效益不好,我只能干拉赞助的活。于是乎大街小巷游走穿行着我的身影,烈日狂风中历练暴晒我的意志。其中有一位主任对我说,拉赞助必须能喝酒,客户见你豪爽,业务也就成了。他们经常带我到市区各酒店,有时还要下县乡,每天两三场,喝完啤的喝白的。一向滴酒不沾的我,竟然在生活的逼迫下游刃有余的应对着,也许应酬时的麻木和功利只有各位客户与领导心知肚明、心照不宣,而我则习以为常。有时想哭而流不出眼泪,想喊而发不出声音……每天疾驰在路上,不停奔跑、呼喊与追逐,去寻求生命的意义,可生命本身不存在什么意义!

   再后来在一些报社跑新闻、在一家网站做编辑。也结交了一批作家诗人,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这一切只是个开始……奔波中逐渐学会了接纳、容忍。有多少次,我和我追逐的梦擦肩而过,只是我已经不再认为那是遗憾,而是我所需要经历的一个过程。该得到的尚未得到,失去的已经失去。诗人海子如是说。在黑暗中,总是拿起笔,去表达自己。可那些文字是无法真正与现实的生活和实际的苦痛发生碰撞的,它只是愤怒的边缘,从高潮悄悄滑落…… 

 “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注定现在就是漂泊。无法阻止我内心的狂热,对未来的执着……” “如果说生命是一场碎梦,我为什么还在追逐。如果人们看到我的背影,还会不会为我这个傻瓜而感动。”“就算受了冷落,也不放弃自己想要的生活。因为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从来不放弃自己的承诺、对爱的执着。”这些歌声正是我心中想要表达的!我和我追逐的梦仍在生活中继续……

 

       记者:我们都知道,诗人写诗就像音乐家需要唱歌一样,这是一种内在的需求,是什么支持你走在现在,一直将诗歌置之于似乎比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 

吴相渝:关于诗歌我以热爱的名义与精神的执着,所以如今走到了诗歌的道路上。在错综复杂的文艺圈子,只想无所畏惧、简单透明,做真实的自己,但无奈人言可畏!超级女生曾轶可说:我只想简单的唱歌,其他的我不管,也管不了!80后偶像韩寒说:我只是比别人执着一些……我也只是想执着无悔、简单虔诚的写诗,也只是喜欢对酒当歌,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我是个单纯的孩子,为什么我的羽毛总是飘零于乌云弥漫的天空…

现实生活中我只是一个安静内敛的男孩,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但在网上我很活跃甚至张扬,因为一切源于那奋不顾身的诗歌理想!诗歌在生活中存在的发掘与价值,高于诗歌本身,更高于我们,那是生活的芬芳 ……

我很卑微,无论从社会身份、还是诗歌本身的角度,我也没有值得得意轻狂的理由及价值,我只是一个朝圣者,怀着谦卑之心去学习,我没有资本也没有理由骄傲!如今相渝终于出诗集了,这是朋友们的期待,也是我自己的梦想!而且让自己欣慰与幸福的是用自己挣的钱出的诗集,诗歌写的好与不好,自己心里明白。写的不好只拿给亲近的人看,写的好了就准备写一辈子……

相渝是个文字客,但在尘世的身份首先是个漂泊者!没有稳定的工作,足够的金钱。有时候和文友们聚在一起是很开心,但也有些失落……以世俗的眼光来看:他们都有身份、地位,我这个穷小子在他们中间是这么格格不入!但话又说回来了,是文字给我抬起头的力量与光芒!我们无论贫穷抑或富贵,我们以不同的姿态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以不同的文风衡量自己作品的能量!以人的价值在黑暗中写作,我在底层怀着自然的悲悯……

我的网名叫追梦人,也就是说做一个有故事有内容的人。我对文学对生活始终是虔诚而敬畏的,并非如一部人抱着玩的心态!我认为那是一种对真与美的亵渎!诗歌是我精神的支撑,黑暗中的光亮,最终它成了我毕生的信仰,就像把麦穗、云朵放进你的蔚蓝……天空中的光如上帝之手抚摸着我的脸,幸福安详。所有的痛苦与不幸凝结成了思想的盐,我的血液滚烫、骨头硬朗,我以人类的良知与价值在黑暗中在底层写作,星星出现在我们的头顶,闪烁着悲悯的光芒……

话应该回到原点,是什么支持你走在现在,一直将诗歌置之于似乎比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我应该这样回答:是对真与美的追求!

 

      记者:你和你女友都在郑州,你在工作,她在上学,谈谈你对郑州这座城市的感受吧?对你们的未来有规划么?

   吴相渝:走过了多少漫长的暗无天日,当我在洗浴中心提鞋,客人指着我的额头骂我傻逼时,当我在酒楼茶馆端着盘子像牲口一样奔跑时,我没有眼泪,我默默地咽下了屈辱,因为有梦想的支撑!之后去了一所大学做旁听生,后来靠自己的努力拿得了文凭,后来由于诗歌在一家星级酒店我由前厅礼宾调入人事部做文员,再后来,因为诗歌我遇到了一个美好的女子,一生所爱。来到了她就读大学的城市生死相随,再后来我就不能估测了,人生就像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不管命运把我带往何方,我都会独自承担……岁月匆忙,愿内心永远安稳…… 

在郑州这座快节奏的城市对我进行了成长以来身心的改造,一个人如一条生存的鱼在汪洋中喘息,在旷达喧嚣的城市一个人查找路线图坐公交、乘地铁,一个人在网络以及现实的夹缝中求职,一个人在午夜流落街头吐起烟雾,把泪水如潮汐逆流眼底,一个人在成全与放弃间的感情流离失所

我想让你成为人间最幸福的女子!因为一个女孩曾经对我说:“亲!林徽因遇到徐志摩那年也是17岁,把最美好的年华给了他……”我动情了!那么就让我做你一生的守护者!虽然我不如徐志摩优秀,你也不如林徽因灵动,那么就让我们在尘世做个平凡的恋人,简单幸福的相爱吧!想象以后两个诗意的人生活在一起,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我劈材生火,你洗衣做饭,温暖的侵袭人间烟火的气息。日子静下来,最好再来一些文人墨客,你研磨、我作诗,那该多好!

这就是我们未来的规划:随遇而安,简单爱……

 

诗人简介: 

晴天,原名段芸,1996年11月出生于河南省遂平县。驻马店市作家协会、诗歌学会会员,诗歌发表于《海外诗刊》、《中国诗》、《东方精粹收藏大观》、《现代诗选粹》、《河南青年报》、《天中晚报》、《当代优秀作家精品文选》、《以爱之名》、《心全蚀》等刊物。

 

吴相渝,网名追梦人。河南省驻马店汝南县人,198810月出生,漂一族。有诗歌、散文发表于《作家报》、《大河诗歌》、《时代青年》、《延伸诗刊》、《牡丹》、《辽河文学》、《贵州文学》、《天涯诗刊》等,有作品入选《中国网络诗歌2013年鉴》、《葵2013诗歌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