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周朝:我毕生所追求的,也不过是堂吉诃德的幻象

 psb.png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也是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忌日。在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的时代,阅读变得越来越便利,从纸质书本到手机、电子阅读器,从论坛、微博到微信,我们的阅读体验被不断刷新,全民阅读的时代已然到来,然而似乎还是那句老话,选择越多,迷茫也就越多。
    就此,我们荣幸邀请到新晋青年作家周朝,来跟网友及读者朋友聊聊他眼中的阅读,聊聊塞万提斯笔下的那位“堂吉诃德”。
 

    新浪:周朝你好,先跟网友们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毕竟仍有很多人对你和你的所作所为还不太了解。

    周朝:嗯,好的。简单说来,我是一个诗人。
 

    新浪:好吧。你读过塞万提斯的小说吗?关于他笔下那位沉迷于往昔的“骑士小说”,终日幻想成为中世纪骑士的堂吉诃德先生,你怎么看?

    周朝:首先,塞万提斯无疑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但他的小说我的确读的不多,我感到很抱歉,唯一读过也就是《堂吉诃德》,那会儿还在上小学,知道在遥远的西班牙,曾经有一个老傻帽,带着他的驴子和仆人,到处搞破坏。而说到堂吉诃德,我更喜欢他的仆人桑丘,他是个务实派。
 

    新浪:那你觉得我们这个时代,是更像堂吉诃德,还是桑丘?

    周朝:很明显是桑丘,“务实”和“勤劳勇敢”一样,一直以来都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我们缺少自己的“堂吉诃德”,或许曾经短暂的有过,比如夸父,比如荆轲,也就是古人所说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讲究逆流而上,正如将长矛刺向风车且看似滑稽搞笑的堂吉诃德,明知属于骑士的时代早已过去,但他的骑士梦没过去,这不挺好吗?活在自己的梦里,做着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
 

    新浪:那你觉得对你而言,什么事情才是“有意义”的事情?

    周朝:这个得分时候,缺钱的时候,工作和挣钱都是最有意义的事情,利人利己;酒足饭饱的时候,给姑娘写情诗、画画、睡觉、出门旅行、坐在公园里发呆、挠痒痒,再也想不出比这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了。
 

    新浪:那你觉得你现在缺钱吗?另外,老提“钱”会不会很俗?

    周朝:钱,什么时候都缺,只是程度不同。“钱”不俗,是你俗它才俗。我的偶像之一是李白,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喜欢读庄周又想当宰相,最后什么也没捞着,只好说“千金散尽还复来”。
 

    新浪:好的。说说你的新书吧:《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你身旁》,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写这么一部小说呢?因为我最早知道你是因为你的诗。

    周朝:诗,一直都在写。而这部小说是在去年就已经写完的,等到出版的时候,因为审核问题,辗转了几家出版社,经过多方努力和自我妥协,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最近才能跟读者见面,你问我为什么写它,去看小说就知道了。
 

    新浪:写作对你意味着什么?

    周朝:写作意味着一场旷日持久且没有终点的自我救赎。
 

    新浪:好的。说说你平时都看些什么书吧,能不能给网友和读者朋友们推荐几本书?

    周朝:平时看得书挺多,最近因为工作的关系在看一本科技专著叫《仪表与数控自动化工程》,看不懂,瞎看。如果要我推荐书的话,我就推荐一下在写《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期间看得以及重温过的几本小说:亨利·弥勒的《北回归线》、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冯唐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哦,还有我的诗文集《南方以南》,不过这本书已经绝版。
 

    新浪:最后,对于“世界读书日”你怎么看,谈谈如何更好地推广纸质阅读?

    周朝:“世界读书日”是个好日子,书还是要用“心”去看。我觉得纸质阅读不需要推广:人要想美好,就得读书。

 

 

 作家简介:周朝,90后先锋作家,诗人。现居深圳,任某科技网站总编辑。著有诗文集《南方以南》、小说《少年的荒岛》,最新半自传体长篇小说《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现在在各大书城及网站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