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当过裁缝、焊工、厨师,仍不忘初心 阳新90后厨师的诗意人生

 1499842284593193.jpg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记者 贺介飞 文/摄)“当醉人的暖风扰乱春季里诗人的节奏,当诗人醒来拾起一段美好的碎梦咀嚼,又眉头紧锁。当幸福的日子将他们关于悲的昏暗命运,在颂歌祝福中释怀。当历史的长河流淌至今天以为已经消亡了的美丽时刻,相信明天,孩子们……”——张大勇《相信明天孩子们》

  做过裁缝,焊过钢铁,最后转道当了厨师。眼神流露着些许玩世不恭,但待人接物总是那么平和、礼貌。

  没和他深入接触,你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位颇有文艺气息的小青年竟然是终日在烟火中“打滚”的厨师。今年3月份,张大勇的诗集——《新尝试集》出炉,在朋友圈内反响甚好。

  为生活,乡村少年漂泊异乡

  如果把1993年当成一个节点,张大勇正好赶在这一年出生。

  阳新县龙港镇白岭村位于鄂东南幕阜山脉深处,张大勇是家里的长子,两年后,家里有了一个弟弟。

  农村田少山多,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远赴沿海打工。自然而然,张大勇和弟弟就成了留守儿童。

  一开始,张大勇对父母的远离是有怨恨的。懂事后,张大勇知道了生活的不易,原谅了父母对他和弟弟流失的亲情。

  初三那年,由于各种原因,16岁的张大勇辍学了。彼时的张大勇对前途一片迷惘,但对外面的世界却充满好奇。

  当大多数同学陆续返校,张大勇却毅然决然地踏上了打工之路。按张大勇的说法,他算是第二代农民工。

  17岁那年,张大勇成了温州一家制衣厂的学徒工,学习裁缝。在一伙大他十来岁女工面前,稚嫩的张大勇显得有些另类。

  迫于生存,张大勇先后从事过制衣、电焊、服务员等工作。

  不甘心,苦闷中寻求精神寄托

  举目无亲,人海茫茫,性格偏内向的张大勇时常有孤寂之感。好在上初中时,怀着对文学的无比崇敬,张大勇加入了学校的“朝阳文学社”。于是,写散文,写札记,写诗成了张大勇化解打工苦闷岁月的一种寄托。

  “虽然只是一个中学的文学社,但在那里,启蒙了我对文字的无限可能,也开启了自己的心智。”回忆文学启蒙,张大勇对学校的那段岁月充满感激。

  “沿海古老的土地,不见了渔夫子的破船。倒是鱼龙混杂的新温州城,冷艳尊贵高不可攀。我看不清也瞧不准……在气质优雅的人群里,幻想农三月的咸,静等轻风,尔后沐浴其中。”张大勇在诗歌里呐喊过。

  打工的日子,千篇一律。快节奏的生活让张大勇重新思考,重新寻求精神信仰,重新走近文字世界。工作之余,张大勇挤出充分时间学习,在简陋、昏暗的宿舍白炽灯下,坚持读书写作的爱好。

  张大勇觉得自己起点很低,对于诗歌的格律、韵脚及流派等极少探究。“完全是凭心写,随意而作。”张大勇说,文字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可以治疗心境,也可以传承信仰。

  向前进,烟火中不虚度年华

  前些年,张大勇成了武汉武昌区一家餐厅的中餐厨师。而在此之前,张大勇一直是做西餐。

  “西餐转中餐唯一的好处是技能的提升,握刀的手、掌勺的手、写字的手,如出一辙,人生也一样。”张大勇说,在烟火中看见食物从原始状态到成为餐桌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就好比在写诗,食材是诗的根和魂,油盐酱醋是诗歌的形式。

  张大勇十分享受在烟火中“沐浴”的感觉,相比缥缈不定的诗歌,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活得是多么真实。

  今年3月份,在朋友及诗歌朋友圈中的老师鼓动下,张大勇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诗集——《新尝试集》。之所以取这个名,张大勇是在向开启白话文先河的胡适先生致敬。

  这本诗集收录了张大勇的近六十首诗,除了打工岁月的印记,还有对现实生活的无奈和欢乐。“人活一世,来去匆匆,得意者,丰功伟绩,失意者,愁苦轮回。”张大勇说,一边做烟火厨师,一边做安静的诗人,虽然角色反差大,但这不影响自己内心对精神世界的探索。

  未来,张大勇计划在条件成熟时开一家“诗歌餐厅”,谈笑有鸿儒,在诗酒陪伴中焕发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