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丁奇高:我要为河南文坛的未来奋斗一生

1501117829936543.jpg

出生于河南省禹州市小吕乡的90后丁奇高


丁奇高考上了某县城的公务员,进入了体制内工作,在没有进之前,他工作于凤凰网,他说:“我在体制内工作,带来了不少素材,不过目前不敢用,一方面需要沉淀,另一方面需要保护自己,人是很脆弱的。”


他似乎十分了解社会的某些规则,而又清楚写作中的禁忌得失。

 

这是过于早熟的见证吗?2014年丁奇高还在河南大学就读,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小说,这篇小说对他带来了极大的鼓励,让他坚定了自己在写作上的才华。在他小说《隐形的花刺》中有着对中学时代的追忆,带有一点辛辣,对青春期的敏感让他的观察处于一种膨胀的状态。

   

每次都能看到他将自己发表的小说转发到朋友圈,迄今为止,他已经在《作品》,《莽原》《原野》等刊物上发表小说,在河南的90后中,作为小说作者的佼佼者,他还在继续努力,他知道前面的大山还很多。

 

这两年经过社会的洗礼,他似乎已经明白小说和生活的相互关系,似乎比同龄人看的更透。

 

写作不能当饭吃似乎已成共识,当问到他是否焦虑的时候,他说:不焦虑是不可能的。我得先找个女朋友,买房子,结婚。写作这个事情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


 发表意义重大,推动他向前走

 

Q1:你是什么时候发表的第一篇小说,发表对你影响大吗?现在对发表作品有什么感觉?

 

丁奇高:2014年8月份发表的短篇小说处女作,影响挺大的,这个是我写的第一篇小说,没想到就发表了,名字叫《我和姑姑未来的九种可能性关系》,发在了王十月老师编辑的《作品》杂志2014年第8期,这鼓励了我以后的创作,带给了很大的动力,至今我已经在《作品》杂志发表过3篇小说了。现在发表的感觉依旧很激动,我目前的计划是先把中国所有知名的文学刊物一个个发表一遍。

1501118025309785.jpg

丁奇高的第一篇小说发表于此刊物


Q2:你平常的状态是什么?写小说要花费你的精力大吗?你工作在什么单位,这些能够给你小说带来素材吗?

 

丁奇高:平常很孤独。花费精力不大,因为我年轻力壮身体好。我在体制内工作,带来了不少素材,不过目前不敢用,一方面需要沉淀,另一方面需要保护自己,人是很脆弱的。

 

河南没有外省热闹,是因为比他们更稳

 

Q3:河南年轻一代写小说不多,你是其中一个,但是总感觉和外省有些差距,你认为这种差距是作品的差距,还是体现在另外的方面?

 

丁奇高:你说的外省具体指那个那些?我感觉河南九零后作者和外省作者有差距,那就是我们比他们走得更慢更稳重一点儿。我觉得有作品的,也有其他方面的差距,其他方面比如说外省有许多文二代,可喜可贺,他们可以凭借的资源很多,在知名文学刊物上发表也很容易,得几个文学奖也轻而易举。我当然知道,说这些是会得罪人的,所以就不能指名道姓了。至于作品方面,过程不可超越,得一步步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不便多说。

 1501118060762394.jpg

丁奇高获得包商银行杯优秀奖,此奖是针对于中国高校的知名奖项


Q4:上次在朋友圈看到你诟病省内某刊物稿费低,你认为稿费这个东西对作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假如你不工作,你能靠写作养活吗?

 

丁奇高:那是我爱之深责之切。确实是,河南的文学刊物稿费,用两个字形容:极低。有的还没有稿费。稿费意味着劳动报酬。省内的稿费低,是有原因的,千万不要求全责备,要用包容,阳光,积极的心态去看待,我始终相信,以我大河南经济总量全国第五的雄厚财力,只要领导重视,文坛和杂志社不腐败不暴殄天物,文学事业的未来会更加大发展大繁荣的。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天地广阔,有志气的作者更应该去外省赚钱,而不是守在老家。没试过,养活这个概念太宽泛了,得用唯物辩证法回答。

 

Q5:你平常见文友吗?人们都说笔友很珍贵,在当今这个时代,这样的友谊你认为还存在吗?


丁奇高:不常见。我很低调。存在就是合理。笔友的友谊这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Q6:河南的很多作家,比如李洱好像也不怎么出济源,但是写的小说非常有名,你认为作家的见识是怎么培养的?

 

丁奇高:出不出某地和名气没有必然的关系,和见识也没有必然的关系。我是一个诚实的人,见识这个东西,可意会不可言说,得一步步来,遵从唯物论。

1501118117100500.jpg

 

90后被市场遗忘,因为还不到时候

 

Q7:90后好像是被市场遗忘的一代,你认为这种现状是因为90后作品确实不行,还是哪些原因呢?

 

丁奇高:时代在变化,遗忘与否谈不上。如果假定有这种现状的话,我感觉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说利益。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也不敢说。

1501118153123372.jpg

丁奇高与凤凰网同事游玩白石山


Q8:你现在的写作状态如何?你对自己未来焦虑吗?

 

丁奇高:状态挺好的。不焦虑是不可能的。我得先找个女朋友,买房子,结婚。写作这个事情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

 

Q9:对河南文学圈子有什么看法,从你的视角?

 

丁奇高:看法嘛,当然有。河南文坛欣欣向荣,风清气正,必能继往开来,夺取新的更大的胜利,我们要为河南文坛的未来而奋斗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