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尹棋宏:密集的人潮中,唯有最真诚的心声才能引起共鸣

当我被挤在密集的人潮中,我知道唯有最真诚的心声才能引起共鸣,同时我也知道我要远离人群,要净化本源往内心里走,往内逡巡,找到自己独有的话语而不被他人的嘈杂所覆盖。”——尹棋宏


这个还就读于本科的校园诗人对诗歌有着非常社会化的定位,它将其看作自己的爱好,没有功利心,没有企图心,因此也便热爱的更纯粹,更加无畏


1510715791302083.png

尹棋宏,笔名子尹,生于95年, 甘肃岷县人。本科在读, 读书,写诗。作品见于《中华诗词》《飞天》《中国诗人》《三峡诗刊》《诗选刊》《长江诗歌》《大西北诗人》等刊物。有作品入选《世纪诗典》《阳城诗歌》等多种选本。本人除了写诗歌,在评论,散文,小说方面也有所涉猎。长篇小说《入戏》待出版。曾在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创办子吟诗社,并任社长。主编《子吟诗刊》《甘肃校园文学报》,担任《当代青年文学》副主编。参加第三届甘肃省青年诗会。


艺元堂为其策划独立出版了也许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本诗集,因此我们管中窥豹,走进子尹的内心世界,也因此更能窥探甘肃青年诗人内心的赤诚

1510715807811708.png

《纯粹》由艺元堂策划独立出版,十一月份面世


@1: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


子尹:对于诗歌,最早接触应该是初中,确切的说,应该是初三。只记得那时候的我,虽有些狂放不羁,但一有时间就会跑到校门口一家叫做“百味书店”的地方,去读一些书籍,而在那个书店除了一些工具书外,大多都是诗歌,我想那个书店老板应该是位诗人吧,至少也是个诗歌爱好者。所以,我的诗歌启蒙也应该源于这家书店。


在2014年,我正经历着人生中的一次转折,也由于对美的向往,对备考时的那种心态的反复,对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物慢慢有了一些感悟,于是我开始走进诗歌,开始了诗歌写作。


1510715828234308.png

青春记忆


@2:在诗歌写作过程中遇到哪些困惑、不解,又是如何解决这些困惑的?写诗的这些年,心境有何变化?


子尹:写诗是需要特别感性的,有时会蓦然的被一些毫无头绪的印象或说不出的缘由深深的苦恼或者欣喜。每当有这些情感上的波动的时候,我会选择一个安静的地方独处或者去旅游,然后把这些情绪以及见到的事物都写下来。我个人比较喜欢写感情类,乡土类诗歌。因此,在感情混乱之际,我往往会将那些情绪以及现状表达在诗歌里,反复的修改,仿佛只有这样,慢慢才会变得心安。


至于心境,通过个人情感以及生活上的一些转变,也可能是诗歌上转变,我迫使自己深入的去追问自己的内心,乃至灵魂,渐渐的,我发现当心境转变了,视野和想要表达的东西渐渐也变得有所不同了。我觉得诗歌写作本身就是一种修行,就像一棵树那样,不做作,不虚荣,在时间中显露自己的枝叶,而精髓却在根部,在于向下生长。


1510715865266797.png

第三届甘肃青年诗会


@3:甘肃诗歌氛围很好,比如经常在媒体上看到的甘肃青年诗会,你也参加过,有何感慨?看到你在大学创办诗社并担任社长,这些对你诗歌以及以后发展有何作用?


子尹:甘肃是诗歌大省,写诗的人有很多。我本人在诗心发芽成长之际,也曾参加了第三届甘肃青年诗会,我觉得通以过诗会的这种形式,有共同爱好的人能够互相认识,惺惺相惜,本身就是一件幸事,通过诗会也大概能看到我们这一代人的样子。通过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由于对美的向往,对诗歌的热爱,2015年我和学院志同道合的一群人一起创办了子吟诗社,社团由最初的十几个人到后来的八十多人,从最初的零起步,到后来的发展成为在学院乃至在全国文学社团中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社团,并创办《子吟诗刊》和《甘肃校园文学报》,通过这些刊物也认识一些圈内的文学大家,发展他们大多平易近人。这一路走来,我学到的不仅仅是写作,还有面对困难、面对现实以及如何管理好社团,如何做等等的一系列思考问题的方式。我相信这一切也将化为财富,伴随我一生。


1510715884140886.png

校园活动



@4:在写诗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子尹:在写诗的时候,我一无所求。我想,这也是我的幸运,因为我从来不以写诗作为自己的专业,只是把它当做一种爱好,因而可以离企图心越来越远,不赶进度,不受鞭策,也没有诱惑,从而能够独来独往的,享受那种在写诗时极为难得可贵的完全的心灵上的自由。在写诗的时候,印象深刻的比较多,就拿前段时间来说吧,我正经历了一些情感上的波折、困惑,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写了一组关于爱情的诗歌,别人还没有读,我先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因而,我也更加确信诗歌只能是自己,不可能是别人,只有自己才能懂得那其中一丝丝的细腻。



1510715907713337.png

诗伴青春


@5:在你看来,诗歌在你的人生中占据着怎样的地位?它是否会陪伴你一生?


子尹:诗歌是我多彩生活的调味剂。它不仅带来了美,也让我学会了如何面对这个孤单的世界,让我对人性,命运以及爱情有了更为独立的思考。


作为一种爱好,诗歌于我,异于跑步于我,我喜欢那种无拘无束冲向终点,跨越红线的感觉,喜欢在诗歌里爱着,痛着,追逐着,失落着,欣喜着;也喜欢在这里付出,感恩,坚持和期待。所以,作为一种爱好,诗歌终将伴我一生。


1510715925984222.png

希望


@6:未来,对诗歌,你怀有着怎样的期望?


子尹:这个问题我觉得我得从两方面来回答了,因为我不清楚你问的是我对诗歌的未来发展的期望还是我对个人的诗歌写作在未来怀有着怎样的期望。


就第一方面来说,在革新知识方面,诗始终是最卓越的形式之一,无论是新诗还是古代诗。就古代诗而言,我相信在文化复兴趋势下,再现像唐诗宋词那样的繁荣景象并非没有可能;就新诗而言,虽然我身边也不泛有一些自己不懂却批评新诗的人,从我个人的写作经历来看,从最初的一知半解到对自我的深刻认知,越来越深感到文学的严肃性。我想告诉这些人,当你真正发现诗歌的强大的功能时,你可能就不这样说了;还有,对于自己不懂的东西切不可妄加评论。作为表达情感最直接且真切的一种方式,在更好的环境和氛围下,我相信它必将迎来兴盛。


就第二方面来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时常在想,世界那么大,写诗的人那么多,我该如何叫五湖四海也能听到我内心的呐喊。当我被挤在密集的人潮中,我知道唯有最真诚的心声才能引起共鸣,同时我也知道我要远离人群,要净化本源往内心里走,往内逡巡,找到自己独有的话语而不被他人的嘈杂所覆盖。在诗歌道路上走的越来越远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还是最初那个蹒跚学步的少年,在周遭的轰鸣里发出自己干净的声音,感受生活广博的质地,更好的吸吮诗歌给予生命的涵养。作为青年,守住自己内心世界最初的纯粹。


        /推荐语/         

 

子尹的诗里,有青春,有热血,有鲜活的律动和美好的意境。青春真好。子尹的诗让人不由自主的怀念,很怀念那些曾经惊天动地的往事和火热。他通过诗歌将自己的情绪、思想、未来联系起来,在诗歌里爱着,痛着,追逐者,失落着……他对语言有独特的领悟,驾驭文字的能力也较強。他还年轻,路也很长。我看好他的写作。


——陈玉富(著名作家、编剧、教授、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作为青年诗人,子尹有着与生俱来的忧伤,他为诗而生,字里行间随时都能抵达忧伤的谷底。就像种子一样,随时携带,不经意间播撒,春种秋收,到处生长。从子尹的身上,我更加坚信:诗歌是属于年轻人的事业。他的诗青春飞扬,才情横溢,让人期待。


——朱山坡(作家、广西后三剑客之一、广西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

 

兰州城有很多以梦为马的青年,在喧哗的年代异质,坚强,自由。我偶然和子尹认识,但能够感受到他的热情与真诚,他的诗歌干净自然,表达美好的期望和怀想。我真诚希望他前程美好。


——尔雅(作家、影评人、外聘教授)

 

子尹是我的学生,留给我最初的印象似乎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总是一脸的沉稳。在一个初夏的午后,我认真的研读了他毕恭毕敬递到我手里的这本《纯粹》。年轻的诗人子尹用青涩华美的语言向我们倾诉他的挣扎、他的爱恋、他的思索以及是他在喧嚣琐屑人生里的无助、付出、感恩、坚持和期待。对于一个内心有诗意的人,但凡入心的人与事都可以成诗,年轻是不可以被看轻的。其实作为一名古代文学的传承者,我与1918年始登上文坛的新诗之间还是陌路人!欣慰的是近几年来,我的好几个学生都成了崭露头角的诗人,也陆续出版了几本诗集。“好为人师”的我也就想借着子尹的这本《纯粹》算是对他们一并的寄语吧:一是要多读古代诗词,多从中汲取营养;二是要将诗歌的大旗高举一生。你们既然选择了远方,那目标只能是地平线!


“繁花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这就是自然界的真实,也是知识界的真理。“泰山不让其土,方能成其大”!一切都是积累,是蓄功!我衷心的盼望年轻的子尹能终生明白这个道理

——陈晓红(文化学者、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中文系副教授)



/诗集选段/

梦梅园 


下午下班 

到师大街吃饭的时候 

我仿佛看到了梅园 

云雾缭绕,梅花开的真好 

如痴如醉,让人神往 


我放下碗筷 想进去看看 

路过的每一处,我都能看见梅园的红 

可是总无法接近 


最后我来到了梅园的入口 

却被告知 封园的时间到了 

我站在晚霞里 怅然若失 

其实 师大根本没有梅园 

有的是我无处安放的青春与梦想 


土地情节 


我有很深的恋土地情节 

我血液的春天能晃出麦子的芳香 

和土地站的最近的时候 

我会和纯情的镰刀一起歌唱 


清明时节的我 

打马从兰而过 

构想一首诗,为父母亲遮风挡雨 

在一首民谣里可以挥汗如雨


掩饰


在深夜,心静下来的时候

想一想身边的一些老友


郎和常组都在本地开始读研了

晓东到北京当起了秘书,北京这种城市应该能压的住他的狂躁吧

张鹏和林肯一毕业就不见了踪迹

不过听说他们在外地发展的还好

小任和老李前几天到民政局领了证

小柴也当起了老师,听说还很受小朋友们的爱戴呢,她总是要我的书

我总说:“过几天就寄给你”

马仔考过了司考在城关事务所开始了实习

他和小凤的关系还是那么的极其复杂

哎!真替他们着急


宿舍的兄弟,考研的准备考研

考证的考证

也有几个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真替你们高兴


这些知道的老友们总是爱问:

“尹队啊,你和你对象和好了没有?”

我总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沉思一下,微笑一下。说

快了,快了


而今年我也有我的目标

也正在朝着它努力着

这次可千万不能泡汤


                             10.23凌

完整的夜


在一个完整的夜里 

文字在笔下迂回婉转,语言也机械地自残


谎言从此可以打包 


在校园里,虚妄声势逐渐浩大 

有人尝试不劳而获 

也有人学着沽名钓誉 

也有人一整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


在最真实完整的午夜,最黑的时辰 

失去。得到 

我想从破碎的记忆里,一次次 

救出那些虚假的真实 


让人痛心疾首的事情 


二十一年来,让我痛心疾首的事情有很多 

其中之一是: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的密密麻麻情书,死于雏形 

那些文字,是青春留给我的记忆 

可它们遗失在了青春里 

时光不会去重读它,而是不断的侵蚀 


让我痛心疾首的事情。还有那段无法忘记的高考 

在努力之后仍不算成功,想起这些 

我会忧伤、流泪、摇头 

可多年之后,这些事还能够存活在记忆里 

就是幸福 


我知道,多年后 

这些让我痛心疾首的事情 

还会安静地来到我的记忆里 

带给我回忆,想象。以及美好 


把自己委曲在一首诗里 


我要用一生的时间 

把沉闷或凌厉,忧伤或愤慨 

一一都写出来 


为了爱情,在深夜 

我写过只有在深夜的黑暗中才能说的话 

为了回忆,在凌晨 

我写过希望,孤独和虚拟 


但也就在那一时刻,一切才是最真实的 

因为疼痛一经说出 

就失去了真实的本质 


在深夜的边缘 

我颤栗地抱紧自己 

把自己委曲在一首诗里 


懂你,才能懂水 


初读《红楼梦》,就听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 

后来,奶奶也这样说 

现在,我慢慢开始理解 


在爱情里,懂你,才能懂水 

我耻于嫉妒:低处和远处奔跑 

爱情终会成谷粒 

像沙洲阻止涟漪一样 

除非,我选择和暮色同归于尽 


懂你,才能懂水 

爱情的版图,大可行舟,小不容沙 

我找到你所花废掉的时光 

我想:我们的子孙,将会一代代偿还


一个故事有他全部的过去 


在家的日子。很悠闲 

偶然间翻到一封信 

一封前些天家人帮忙带回的信 


一位很要好的女同学在信中倾诉 

她在乡村小学的寂寞与骄傲 

而他隐约的感到 她的寂寞与骄傲 

可能与他有关 


从信封可以看到他们应该关系很好 

因为在这个信息时代还在彼此写着信 


他也应该给她写过类似的信 

但他实在记不起写了些什么,以及 

对她有过什么暗示或是承诺 


春天,一切复苏 


越过冬天的栅栏 

思想的河床淤积已久 

疼痛是一件预谋已久的事情 

春风开始潜入草丛 

来拾捡我遗失在前广场里的那一堆堆醉话 

我也常常在酒里抚摸自己,和酒说出雄才大略 


日子需要反刍、打磨 

筛网漏掉无限的时光 

在这寂静、无奈的校园里 

是选择对峙,还是讲和 

是一件需要反复琢磨的事情 

服下三两勺枇杷药膏 

咳出一颗年轻的心跳 

寻找一片月光好好漂白 

等春分、盼春分 

让它带走我所有的尘埃 

如果春天来了 

一切都会开始复苏。包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