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张雍:一个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00后

1535709683513799.png


张雍是一个令我必须赞扬的00后,首先他是个脚踏实地的人,对自己有着严格的要求。


比如他准备在一段时间投入到艺考备考中,他会提前跟我说。


“冲哥,我近可能只有晚上十点后才有时间,关于出版的事情可能近期不能随时跟你沟通了。”


他非常有礼貌,有教养,同时非常清晰自己想要什么,他会提前规划自己的学习时间,读书时间,今年他考上了中国戏曲学院也是对他努力的回报。


很多事情,他不止停留在想法上,这一点可能跟我非常相似,因此我也更欣赏他。他在高中的时候便自导自演短片《少年告别》,这对于很多学影视专业的大学生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他却能在如此繁重的高中学业间隙里溯游而上。我身边的很多学影视专业的大学生经常在我耳边说起他们的理想以及近期的拍摄计划,但是等大学四年过去也没见过他们的一部作品,这一点他们和张雍比是惭愧的。


张雍是一个热心公益的00后。他不止一次给我说,等他考上大学,他要向元诗歌贡献更多。2016年,他成立发起了由00后组成的极点诗社,并交由我们策划《中国00后诗选》,他来主编。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有限,遂决定借助元诗歌的力量召集更多的00后作者。我们最终选编了来自于重庆、许昌、广东、山西等多个城市的00后诗人。书出来后,他只保留了部分图书,并将一大部分图书所售款项投向了退伍军人的爱心公益之中。2017年,元诗歌和雕刻时光进行了一次诗歌空间展合作,在00后诗歌展中,所有诗歌基本都来自于这本《中国00后诗选》,很多参观者和消费者看后都赞不绝口。


张雍是个仰望星空的00后。很多年轻人有了一个想法,三分钟热度,有五分干劲就已经不错,能够坚持下去更是凤毛麟角。张雍做一件事情总能坚持下来,这真是让我对很多家庭条件不错的孩子大大的改观了,很多人认为他们不务正业,没有上进心,其实绝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样,他们上进,并且拥有自己的品味和价值观,从他经常观看有深度的电影和阅读有深度的书便可见一斑。


1535709749387027.jpg


诗集《且问永恒》


谈了这么多,也该谈谈他的诗歌了,对于一个诗人,不管他是年轻的,还是老的,作品永远代表着这位诗人的气质和深度。


在序言中他言道:“写诗的道路如同修行,我无数次因写下一个自认为感天动地的诗句而冲上喜悦的云霄,同样,也无数次读着自己以前写的诗感到稚嫩可笑。我因此常常发出感叹,诗人不比旅行者,旅行者或许在半途中就遇上了绝美的风景,而诗人,恐怕在离场之前,还在慨叹自己最好的诗篇一定是下一首。”


这是一个对诗歌有野心和追求的年轻诗人。


“小时侯读书,心里总在想,将来我要写一部长篇巨著,那时候,我是有点“轻视”诗歌的,总觉得那几行文字和动辄几十万字的恩仇情怨是比不了的。但是突然有一个时刻——抱歉,我忘了那一刻是艳阳高照还是午夜梦醒——我想,我要去成为一个诗人。”


1535709781127167.png

参加活动


随便翻看张雍的诗,你会发现他拥有着与同龄人相比更加广阔的阅读视野和思想深度,在这个年龄是实属难得的。

 

     如何对抗疾病 衰老

食不果腹的爱情

 

走,去街上,听诗人吟诗

在咖啡馆,接吻或者消磨

最好的时光

 

有时,生活是一种徒有虚名

 

在这首《生活》中,他将所见到的日常事物入诗,并道出大部分人都是用之以对抗命运的走向,盲目的从生到死,这种表象的平庸覆盖了大部分人的一生,他却用最后一句概括为“徒有虚名”,将一首诗的高度拔高了,同时也可见出他对生活有着不一样的思考,同时从侧面表露出自己并不想像大多数人一样,浑噩的过完这一生。

 

你从黑暗中剥离出来

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夜

 

此后种种黎明

都不过是你出场的前戏

 

你要把哪一支曲子

当成出场时的背景音乐

乐师?

谁将是这个可怜的人物

 

在这首《异》中露出了自己感伤的格调,同时读者不由自主的被带入一种冥思之中。你会冥思:“你从黑暗中脱离,自认为为光明,其实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黑暗,你希望谁来帮你这位“光明”推向大众,这些可怜的乐师也只是把另一种形式的“黑暗”推向了大众,而谁将成为那一名乐师呢?”


张雍的很多诗都表露出对人生和生活更深的哲学层面的思考,这种诗歌在尼采的《格言与箭》中常常见到。也许正是因为张雍年龄比较小,诗的内容大都思想重于内容,少有日常生活的意象进入诗歌,同时也较少修辞的运用,从另一方面也造就了他诗歌的思想气质。这从他这么几年所表露出的“拥有着美妙的独立思想”(这在国内十分匮乏)便可以窥探出他的诗歌路径。


诗歌的多重属性让这种文体非常完美的融合了个体和社会的关系。写诗就是写自己和他人,和社会,和天地之间的关系。张雍还年轻,未来拥有着无数可能。前几日他问我黄渤的电影《一出好戏》怎么样?我说十分不错。并向他推荐了几本书,分别是乔治·奥威尔的《1984》、《动物庄园》,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以及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我觉得,这样一个写作气质00后诗人应该读读这些社会学和政治学吧。


如今他考入了中国戏曲学院,即将开启了他人生新的篇章,而这本书集《且问永恒》也作为他18岁的献礼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算是一种纪念,也算是一种鞭策。


我祝福他,在以后的日子里。


2018年8月于雕刻时光

 

                             /诗选/


生活


如何对抗疾病衰老

食不果腹的爱情

 

走,去街上,听诗人吟诗

在咖啡馆,接吻或消磨

最好的时光

 

有时,生活是一种徒有虚名

 


你从黑暗中剥离出来

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夜

 

此后种种黎明

都不过是你出场的前戏

 

你要把哪一支曲子

当成出场时的背景音乐

乐师?

谁将是这个可怜的人物

 


你成了古老的教堂里挂钟上的秒针

从一开始就选择出走

发誓要比其他的兄弟先抵达终点

 

一个迷失方向的旅人望向你

你的眼里包庇着秘密

藏着我一直答不出的谜底

尽管你也一样在迷失自己

 

无题


我从未打算让你明白

你所钟爱的那朵玫瑰

不是为你而开

 


你为自己注定好了一场远行

你的远方有山河,有阴晴风雨

你是否已打算好明日启程

绿皮铁车总是在说出再见前离开

 

假如你在异地重遇这样的黄昏

请给我写信,拍电报

告诉我你在哪个大陆上孤独

我即刻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