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翟鹏:铁路工作使我需要更多的理智来面对变化

1551241211136191.jpeg

翟鹏,周口人,看起来敦厚和善,对文字却有着十分敬畏和七分愿望,始终坚持在创作道路,未改其志。

 

自小在颍水边长大,食其水得其三,七分在生活,三分在水运。颖水自古便滋润许多文人志士,东晋政治家、名士谢安,南北朝时期杰出的诗人谢灵运,民国四君子张伯驹,文采风流自古都是。

 

火车中转工作给翟鹏带来了独特的体验,每年数以万计的旅客从车站出发或归来,他们或焦灼,或从容,或痛苦,每个人都是一个分子,他们的形态组成了浩浩荡荡的中国春运。在别人休息的时候,他不能休息,被人过年的时候他不能过年。这些生命中独特的经历给翟鹏带来的是别样的感悟。

 

《暖心的光》是翟鹏的诗文合集,由元诗歌/虎贲书局于2018年策划出版,其中收录了翟鹏这个积极阳光大男孩的诸多感悟,也因此我们对其进行了访谈。

 

1551241234640614.jpeg


/有些赶不上趟的写作了/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

翟鹏:如果谈起写作,开始是日记了,快成年的时候有了博客,我才开始大量的写,有些赶不上趟的写作了。

 

Q:你在什么地方工作?你这种工作有什么特点?这对你的写作有什么影响?

翟鹏:我在铁路客运火车站工作。工作需要日夜轮班,节假日按正常班制作息,需要和大量乘客接触。多年的铁路工作使我需要更多的冷静和理智来面对变化,如果说到对写作的影响,应该是丰富我对人、事、物的感触,增加了对修辞的精准把握。

 

Q:你最喜欢哪位诗人,为什么?

翟鹏:纪伯伦。这位来自黎巴嫩的诗人将文明中关于对美和真理的感受观察的细致入微。他的作品《先知》颇有历史的质感,具有那片土地、天空特有的底蕴。我当时读的时候,深感其想象力之深邃,描写之劲力,让人憧憬,引人入胜,不可不谓酣畅淋漓。

 

1551241254112902.jpeg


/散文是一种更自然的写作/


Q:散文体裁承载着你哪些感情,在你的书中,这些类随笔式样的散文对你意味着什么?

翟鹏:散文是一种更自然的写作,相比于诗歌,情感和形式都更舒展分散,倾向于随和记录更多的过程和内容,表达日常中值得纪念的亮点。我的随笔篇幅不多,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集中记录和表达情感,也能更容易保持写作的习惯。

 

Q:说一下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写作节点?

翟鹏:中学时代是我的写作萌发期,写的多是一些日记,作文和涂鸦模仿的作品,还不能写出自己的东西。成年后,以在武汉求学为代表的岁月是我吐露自己彷徨和追寻的时期,而后工作一段时间,我开始反视自身,回忆并组构我的人生架构或者说格局,简单说就是自己究竟成了怎样的人。如今,我到了而立之年,开始对自己有所交代,知道自己过怎样的人生了。

 

Q:这么多年,是什么力量促使着你写作诗歌,你的诗歌包含哪些信息?

翟鹏:我原本也说不清是什么力量,或许已经遗忘或变化了吧。不可否认,写作的确有很多好处,比如上面回答写作节点时,我说到了对自身的审视和整理。爱情是诗歌永恒的一个主题,而后蔓延到了整个人生,触使人思考,反省,然后帮助你成长,也调整你对人生境况的感慨,乃至对整个世界的想象。

 

1551241282847553.jpg

《暖心的光》


/节选/

“黏黏”的年味

 

清风徐来,蓝天一碧如洗,七彩风筝自在升腾,孩子们在阳光照耀下欢悦地在广场上奔跑。“年”就要近了,寒假中的孩子们总是期盼着过年,不只是压岁钱,也期待着成长,期待着在父母面前逞逞闹闹,散发一下孩子们的天性和灵气。

 

今年春运,又有不少孩子被自家老人和陌生人捎带着去大城市找打工的爸爸妈妈过年。他们期盼随着一趟趟远行的列车交通而至。目送他们离去,只是不知他们见到亲爱的爸妈该有多么高兴,团圆的呢喃私语,欢腾雀跃的撒娇,摩挲缠绵的温馨只在我的想象中了。

 

春节,忍了一冬天开春的节日,中国人的欢腾热闹的年味就在这些日子了。我们的心如同萌发的花朵,在一串串鞭炮声里,一声声问候祝福中绽放起来。亲人团聚,欢欢喜喜,忙碌而不知疲惫,安歇后的心似乎渐渐舒展开来。过年了,爱的忧思,亲密的关怀,语重心长的话又要响起。无论久别重逢,还是又见新人,家的暖,人的亲就这样传递,延续了。还有黏糊的炸糕,春卷,食材丰富的粥品,不可少的饺子,不用说的鸡鸭鱼肉都是精心给过年预备的。

一年的欢聚时刻被反复地酝酿,仿佛什么都替代不了。偶尔有人感伤时光的流逝,也在恬静的回忆中被热气腾腾的饭菜,觥筹交错的美酒所冲淡。

 

就要过年了,就算阴云雾霾也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就算满头雾水,一肚子苦水也有清朗合意的那一回。晨曦明媚,又迎来了煦日的光芒,让我们的心底载着默默的祝福,迎接过年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