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诗歌公益网-追溯诗歌的本元

河南省第六次青创会开幕,元诗歌创始人牛冲作为青年作家代表发言


     “我的创作生涯已经40多年了,我年轻时常常觉得自己写得不够好,看到别人写得好,很恐惧,很害怕,有很长时间,我像狼一样在郑州街头走来走去,觉得自己一点办法也没,几乎崩溃……所以不要恐惧,只要你努力,坚持走下去,在大时间的概念里,短时期的聪明不起作用。”

  4月27日,在郑州开幕的河南省第六次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上,省作协名誉主席、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李佩甫结合亲身经历,一番语重心长的寄语(录音全文附在文末),深深触动了来自河南各地的100多名青年作家和文学工作者代表。

  

  当天,河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方启雄出席开幕式并讲话,省文联党组书记王守国致开幕词,省文联主席、省作协主席邵丽作报告,团省委副书记李丽致辞。开幕式由省作协副主席、秘书长乔叶主持。

   ◆面壁的力量永远大于顿悟的力量

  “人老了就会变得唠叨,我为了不显得太老,所以说三句话。”李佩甫以一句玩笑轻松开场。这三句话分别为:年轻真好;文学是一份高尚的事业;在大时间的概念里,任何聪明都是不起作用的。

  李佩甫回忆起1977年作为一个业余作者,参加河南省第一次短篇小说座谈会的情景,“那时我是最年轻的,后来有很多次会议,不断有朋友不来了,经常感到很恐惧”。

  创作初期,翻看文学期刊杂志时,李佩甫常常因为觉得别人写得那么好,感到沮丧。“十年面壁高于一朝顿悟,面壁的力量永远大于顿悟的力量。”他鼓励青年作家们不要恐惧,只要努力,坚持一直在文学的领域里不断探索,会拿出好作品的。

  “文学是一切文学艺术的母体,文学是研究人的,是人学,文学是不可玩的也玩不起,文学需要一生的付出,开始的时候是很苦的,达到一定的境界你才能获得快乐,需要终生付出。”李佩甫动情地说。

  听完李佩甫的寄语,邵丽说:“我们的年轻作家,包括我们这一代,都需要学习老一辈作家们的那种努力,那种对作品的孜孜追求。一个作家是要靠作品说话的,潜心创作是第一位的,是一个作家的立身之本。”

  “我很喜欢回家乡,刚才听佩甫老师说话,就像家里的长者一样,感到倍儿亲切,真好!听到乡音,知道我来自哪里,我觉得我写作的时候写下的就是河南话,虽然词句会有变化,但我知道我的根还是我们广阔的中原。”在北京生活的驻马店籍90后作家郑在欢说。

  

   附:牛冲发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朋友们上午好:

 

很荣幸能够作为青年作家代表在这里发言,也非常感谢省作协给我这次机会让我总结我过去的创作经历和组织活动经验。 

首先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创作经历。在创作经历上我分享两个观点,第一个是坚持,第二个是扎根当下,与时代相呼应。

我的创作最早是从高中开始,在一个笔记本上写青春长篇小说。2010年考入郑州大学才开始正式进入创作。2010年至今已有九年时光,我也已毕业五年有余。台下有很多和我同龄的年轻作家,我们都曾一同经历过青春的激情和追逐文学浪花的时光。大学时代是美好的,大量的时间和闲置的激情让我文思泉涌,文学为我打开了一扇窗。窗外,我能听到婉转的鸟鸣,看见奔腾的江河,触及湛蓝的天空。几乎一天能够写上数十首诗,一个月能写三四篇短篇小说,但是这期间的作品因缺乏生活的积淀和专业的训练普遍质量不高。

14年毕业后,我便一头扎进现实的雾水里。我的家境非常一般,甚至可以说非常差,而且在我毕业的时候正好遇到父亲一生的积蓄被骗的精光,家里欠银行几十万贷款,赋闲在家八年的母亲被迫天不亮去市里卖5毛钱一碗的豆面条。14年、15年甚至是16年那段时光真是糟糕透了,至今我和我的家人一起要账已经到了第八年。我曾经大年三十要过两天两夜不合眼的帐,第三天蹲守在医院的病床边要账。15年我去拜访女友父母。大雪茫茫,我站在村头的十字路口,她的家人不让女友出来见我,我提着几箱东西在大雪里站了几个小时,女友见到我说只有十五分钟时间,他哥哥姐姐还要把她带回去。我当时感到难以言喻的无力,我们在一个乡村饭店里哭的稀里哗啦。我深刻感受到现实的存在,一无所有的我是不允许有梦想的。而后我便把大量时间投入到了工作和创业中。这期间我依然坚持创作,由于经历对思维的影响,这期间的作品非常现实。我先后就职于民企上市公司、创业公司、国企上市公司,经历了很多事情,交往了不同的人,也见到了奇形怪状人心。在上海的时候我把写作对象对准基层,卖凉皮的妇人,卖唱的小姐,办公室的文员,工地的农民工等,他们也许只是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细胞,但是他们也有自己不可替代的价值。我写了大量的人物志系列诗歌,希望通过诗歌的方式对他们的存在进行渐进式地解构。

我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善家庭生活,但在巨大的社会现实面前我显得狼狈不堪。我必须付出超过常人数十倍的努力才能找到一片自己的立足之地,因此我能够感到到同代人为了房子、车子而必须付出的失眠、焦虑、沮丧和痛苦,我将作品同样对准了和我一样的这群人,他们渴望冲破阶层的鸿沟,为自己的父母和自己将来的孩子付出辛勤的汗水打下一个江山。在这个过程中,为了钱,什么都干的他们所付出的精神代价是巨大的。当然,社会在给予年轻人压力的同时也给予了年轻人足够多的机会,只要遵纪守法,用自己的双手打拼,仍然能够得到丰厚的回报。我们环顾周围,人们的生活习惯不断改变,乡村正在悄然变化,就在去年过年的时候,我去采访我们村村长,从他的口中得知整个镇各个村长都在争先恐后地带领农民脱贫致富,建设美丽乡村,基层政治一派清明之象。在这个期间,我写了《买房记》,《三岔口》,《我是作家》等作品。我觉得我们年轻作家应该将笔对准自己的生活,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深度挖掘生活肌理下所蕴涵的病理,用艺术这门手艺为灵魂寻找出口,一个值得推敲的出口。

曾经在我们访谈邵丽老师一篇文章中,邵丽老师说:年轻作家在毕业之后面临休克状态是正常的,即使是多年不写再提笔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这句话给我了很大的启发。我认为这句话不是在强调可以不写,而是强调有生活体悟地坚持写下去。

去年的时候我曾发出一声感叹:和我一起成长的90后作家,诗人目前已经消失了90%,我不知道未来还会剩下多少。但是我始终认可一句话:你想成为一名作家,就能成为一名作家,之所以你没有成为一名作家,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你还想成为企业家,音乐家,书法家等等……

因此,我认为写作的坚持和作品扎根当下十分重要。

 

第二个我想给大家分享的是我组织活动的经验。可能在座的老师和同仁有人知道我针对于中国青年作家,诗人做的有个元诗歌平台,就在前几天河南作协召开的理事会还将我评为“2018年度省作协先进个人,我非常感激。元诗歌平台能走到现在离开不省作协和各位领导老师对我们的指导和关怀。我今天想给大家分享的一个观点是青年作者在文学事业上的担当。

我创办元诗歌的时候还在郑州大学上大三,我并非出自文学院,我是一个材料学院学包装的工科生,搞文学组织理所当然地被认为不务正业。我当时理念很简单,就是希望创造一个平台能连接年轻写作者和前辈作家,创造一个桥梁,让青年作者能够在写作道路上坚持走下去。但是想做一个组织是一回事,做好一个组织是另一回事。我们身边存在大量的文学组织,大都昙花一现,雷声大雨点小,务虚不务实。

我觉得做文学组织一定要务实,迎头解决困难。其中最重要的是就像信阳市作协副主席田君老师所说大活动不断,小活动排成串,不断为年轻的写作者创造机会,创造氛围。一棵树苗长成参天大树需要肥沃的土壤和阳光的普照。

13年,我完全凭借对文学的一腔热血在郑大柳园十一号楼503寝室创办了元诗歌,至关重要的是我把这份热血坚持到了现在,整整六年。至今我们网站每年有40万访问量,六年来大大小小文学活动举办了100多场,为全国500多位高校诗人、作家做过小册子。我们联合龙子网每年针对全国做的有中国高校文学高峰论坛和龙子文学奖;每年参与举办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聚集来自于全国各地的上百位90后,00后作家进行交流,他们大都是当地的作协会员。针对于全国90后诗人设置有元诗歌奖,针对于河南省高校设置有元象诗歌奖,同时定期举办河南高校文学高峰论坛,每年出版一本民刊《元素》为他们的作品提供展示平台,连接和推荐作品到其他刊物发表,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公益文学扶持体系。同时通过外部扶持文学社团促使个体的发展,比如郑州大学花鸟诗社,诗社整体人数不多,但是诗歌文本质量已相当之高,其中社员97年的赵浩今年获得复旦光花诗歌奖,02年的谭佳宜获得樱花诗歌奖,诗社成员诗歌发表《诗刊》《草堂》《诗歌月刊》《诗林》《星星》等刊物,已经具备相当强的实力。18年三位获得元诗歌奖的作者同时参加《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目前河南存在大量优秀的90后作者诸如杨泽西、付炜等都与我们有着不解之缘。

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一群人对文学的挚爱,文学创作是一口清苦的井,喜欢的人却能甘之如饴。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奉劝我不要搞文学,又不赚钱。但是我觉得为自己喜欢的事情付出是值得的。我曾经为了发展元诗歌每天晚上下班后从桐柏路骑着二手电动车骑二十多公里到工大加班,晚上搂着电暖器睡在行军床上,因为舍不得花钱睡在网吧有一个月之多,我们从只有和别人共用一个小格子的办公桌到搬到工大的地下室再到现在拥有一个小小的空间,从地下搬到了地上整整花了五年。在这期间,有数不清的困难,也有数不清的援助之手,很多作家,诗人前辈都给予了我们无私的帮助,作为公益文学项目我也得到了河南省民政厅的扶持和关怀,这些清苦而又充满希望的岁月淬炼了我,同时也淬炼了元诗歌。

作为一位写作者,有时候为了发展文学组织必须舍小我,留大我。你必须是一个编辑,一个为作家们做嫁衣的人,虽然有所牺牲,但是你要学会平衡。我真心希望我们年轻人应该有一个担当的模样,作为作者我们也可以把对时代,对群众,对社会的这份担当在作品中体现,因为只如此,你才能从办成一件很小的事情到做成一件大一点的事情。

老子曰: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孔子曰:君子不器,成己达人。

我想文学组织的发展应该按照老子说的,而文学组织的理念应该按照孔子所说。

其实无论如何,我觉得担当都应该是我们这代年轻人应该做的,无论是对自己,对家庭,还是对社会,这句话我告诉你们,也告诉我自己,希望自己时刻警醒,做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

再次感谢省作协给我的这次机会。谢谢!

 

2019426